五月/11

13

念佛減壓療法

摘要

念佛法門,藉由稱念阿彌陀佛名號,念出彌陀無量光明、無量壽命的豐富意涵,進一步開展出我們心性本具的阿彌陀佛。在生活、生命及臨床,都深具療效,可以令心穩定,不驚慌,不恐懼;可以緩解睡眠障礙;……在最後關鍵時刻,還可以微妙地轉死亡恐懼,而成臨終喜悅。

壹、前言

一、研究動機與目的

壓力,來自於沒有正知、正念;臨終,隨著肉體的衰竭、變壞,內心更形錯亂、恐懼。念佛法門,藉由阿彌陀佛無量光明、無量壽命的豐富意涵,可以強而有力地轉化病友的負面情緒,扶之使正。而「本土化」的法門特質,則讓我們透過稱念阿彌陀佛名號,專注而放鬆—「專注」於一句佛號,「放鬆」一切束縛。進而發現內心開闊清淨,原來就是佛,不假外求。此時,有絕對的能量,可以因應生死困頓。

末學這些年來,在臨床上,驚歎地發現幾位臨終病友,竟然能秉持一句佛號,在最後關鍵時刻,微妙地轉死亡恐懼,而成臨終喜悅。可見,此一法門,確有其實質上的療效。因此,觸動末學想要進一步更廣角地了解念佛法門起用效能的動機,希望藉此研究,一探教理到臨床、理論到實作之間的連結,看看此一法門在我們起動盪的日子裡,如何陪伴我們一一走出黯淡情緒的牢籠。

工商業的生活形態,讓忙碌的現代人,幾乎每天都在跟時間賽跑,步調緊湊,身心勞累。而隨著科技的日新月異,科技產物,電視、電動、上網,便成了大多數人的主要休閒娛樂,以此來抒壓補白。這種習性一旦固化,會讓一個人就算是到了生命尾端,在安寧病房倒數計日的情況下,雖然虛弱不堪,但,一覺醒來,第一個反應,就想找遙控器,看電視。

盱衡整個生活模式,我們不難發現有一重要環節是被跳脫、忽略的,那就是精神層面的開發及提昇。一直向外的生命,在平常還算安穩的條件下,看不出危機;可是一旦內外因緣產生變化時(如:健康出了問題、大環境的災難無情地席捲),慌亂和焦慮必然伴隨而生,濃烈地盤據整個內心,而導致生活品質大亂碼。在不知所措的情況下,當然還是會從向外抓取來安定自己;殊不知此時最好的良方是「把心帶回家」,走上精神之旅,從「向內看」去找到真正的安定和力量。人生在世,難關難過關關過,可怕的,不是逆境,而是心亂。

調心有三個步驟:心向內、向內量增加、提升向內的品質。[1]把經常擱淺在外的念頭,轉而向內,進一步,增加向內的數量(時間),提升向內的品質。「質」正「量」足,自然就會產生出力量,增強我們的抗壓性。

針對既忙且盲的現代族群量身訂作的精神食糧,大概要首推念佛法門了。因為此一法門的修持,既簡易又方便。「阿彌陀佛」四字,搞定一切。不需要特定的時間和場所(空間),可以走到那裡,念到那裡;吃飯、盥洗、睡覺,任何時段,也都可以用功上路。即便是到了臨終,躺在病床上,只要一息尚存,都還可以從信願堅定、專注於一句佛號中來因應、超越生死困頓。

本文試著將經典語言轉換成臨床語言,希望經由個案的印證及問卷的了解,發掘念佛法門更多種類的減壓功能;同時,也希望從臨床短兵相接的成功實例中,回溯找出這些典範,他們一句彌陀名號是怎麼念出力道的。欲知山下路,須問過來人。相信在我們往後的修行路上,會有很寶貴的啟發。

二、研究對象與範圍

雖然目前的醫療領域,對癌症的治療及照顧,乃至癌末的安寧療護,都可稱相當完善,然而,絕大多數的人,還是談癌色變。當被診斷是癌症時,通常的反應,幾乎都是「怎麼會是我?」「我又沒有做什麼壞事,怎麼會得這個病?」內心「剉咧等」,恐懼、排拒在先,焦慮、沮喪隨之而起。

由於癌症病友身、心、靈面對的衝擊比較劇烈,也因此,更需要撫慰有方。所以這次的研究計畫,以此為範圍,再從中選取兩個類型為對象:一是積極治療過程中,如何念佛減壓?二是安寧療護過程中,如何念佛減壓?

除此之外,為了了解念佛人在日常生活中,念佛的療效,所以,找了一組有參加共修的人,分成兩種情境來作測試,一是「標準情境」,二是「變異情境」。

三、研究方法與工具

本論文主要研究稱念阿彌陀佛名號,可以怎麼緩解我們在生活及生命中,所遇到的困境。筆者將從三方面著手:一是文獻的收集與整理。二是問卷調查,對不同的情境作念佛療效測試。三是個案的報告與分析。

文獻的收集與整理,可分成幾項:(一)念佛法門的意涵:了解一句佛號背後的豐富意義,可以讓一句佛號念起來更光鮮、更有勁。(二)持名念佛的修持特色:善用特色,可收以「巧」克「力」之功。(三)持名念佛的實作要領:了解要領,在念佛時,可以比較快速地進入狀況。(四)持名念佛的方法:方法很多,可以交替使用,達到調心減壓目的。

療效評估工具,一是個案的報告與分析,來源有二:(一)末學與個案陪跑,結案後的回顧。(二)個案與腫瘤和平共存,心路歷程的訪談。這個部分的呈現,讓教理不再是教條,而是可以拿來用,而且用了以後是有效的,這可以振奮人心,令人對念佛法門產生信心。

本研究又採取「問卷調查」作為療效的評估工具,鎖定一組人,分成「標準」「變異」兩種情境,測試念佛療效。

貳、持名念佛的教理及行持整理

一、念佛法門的意涵

念佛法門,是最古老,也是最前衛的。「家家彌陀,戶戶觀音。」阿彌陀佛更是台灣超過50﹪人口的普遍信仰。因此,如果能把「阿彌陀佛」的真實、究竟意涵講清楚、說明白,對於吾人在實際操作起用時,應有更好的力道和效應。

很多時候、很多人滿容易將這個法門當作「商業模式」來應用:求阿彌陀佛保佑我遠離病痛、沒有災難、平安吉祥、大富大貴……,然後我將如何酬謝……。這種祈求,並不符合現實人生。現實人生面,對自己來說,有生老病死;而人際關係上,則有悲歡離合。走在無常的軌道上,想要透過佛力加被,找到常恆不變,這是不正確的宗教信仰。惠敏和尚在佛七開示中說:「佛的意思就是覺者,我們不是要求佛給我們平安,給我們快樂;佛能夠教我們的,是教我們能夠自己要覺悟,令別人覺悟。」[2]

佛教的核心教義,在於讓我們學會有能力啟動「不受第二枝箭」機制,在人生戰場上,能夠「輸一場」「贏一場」。

天災、人禍、病痛,是第一枝箭,這部分是不可管理的;遇到橫逆,心情直線下滑,是第二枝箭,這區塊是可以管理的。修行的可貴,在於碰到逆境時,有能力保持內心的平靜和清淨。達賴喇嘛組織流亡政府,長年旅居在外,但他從來沒有說過「我恨死共產黨」;十六世大寶法王,根據他的一位弟子描述:「彷彿世界上所有疾病都在他身上找到容身之地」,然而,「讓醫生大感意外的是,大寶法王居然還像從前一樣地輕鬆自在—幽默、快樂、微笑,好像他對肉體所遭受的每一樣痛苦都感到高興。」[3]

阿彌陀佛的信仰,在於透過稱念阿彌陀佛名號,開發出每個人心中本自具足的阿彌陀佛。人人心中有個阿彌陀,在已開發狀態,有絕對足夠的能量「不受第二枝箭」。

《佛說阿彌陀經》中說:「舍利弗!於汝意云何?彼佛何故號阿彌陀?舍利弗!彼佛光明無量,照十方國無所障礙,是故號為阿彌陀。又舍利弗!彼佛壽命及其人民,無量無邊阿僧祇劫,故名阿彌陀。」[4]

阿彌陀佛的意涵,用「光明無量」和「壽命無量」來詮釋。明朝蕅益大師在《阿彌陀經要解》中則說:「梵語阿彌陀,此云無量壽,亦云無量光。以要言之,功德智慧.神通道力.依正莊嚴.說法化度.一一無量.聊舉壽命、光明二事,以為言端耳。」[5]

實則,「光明無量」和「壽命無量」就可以含該一切的無量,而這兩個「無量」,都是從我們的「心性」所出。因此,蕅益大師又說:「心性寂而常照,故為光明。今徹證心性無量之體,故光明無量也。」[6]「心性照而常寂,故為壽命。今徹證心性無量之體,故壽命無量也。」[7]以下,試著從生活、生命及臨床,來探索一下如何從我們的心性開展出阿彌陀佛的兩個「無量」:

(一)無量壽

《佛說無量壽經》中,阿彌陀佛第十二大願:「設我得佛,壽命有能限量,下至百千億那由他劫者,不取正覺。」[8]

經文中又說:「佛語阿難,無量壽佛,壽命長久不可稱計。汝寧知乎?假使十方世界無量眾生皆得人身,悉令成就聲聞緣覺,都共集會禪思一心竭其智力,於百千萬劫悉共推算,計其壽命長遠劫數,不能窮盡知其限極。聲聞菩薩天人之眾,壽命長短亦復如是,非算數譬喻所能知也。」[9]

壽命無量,其實,有很廣角的思考空間。通常,我們最直接的解讀,是從生命的長度去看,認為活很久很久,長生不老,壽比南山,就叫做「無量壽」。然而,「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五穀長養的肉體,是生滅法,係屬百年必死之軀,這是無法透過人為的力量去改變的啊!

雖然生命的長度,無法「無量」;但,生命的寬度和力度,卻具有「無量」的可能性。因此,如果我們能從生命的意義和價值去掌握,就必然可以開發出「無量」。古往今來,多少偉人,肉體生命雖已寫入史頁,可是他們的精神生命,亙古至今,卻仍與日爭輝。佛陀世尊,兩千五百年前,已示現涅槃,然而他的身教及言教,卻一直都是苦海眾生的典範。

有價值的生命,是「工具」,而不是「物件」。而大乘佛教的可貴,則在於菩薩道的實踐,從「利他」中來破除我執,完成「自利」。吾人如果能從自己有限的生命,發展出造福人群、利樂眾生的慈悲關懷行,那麼,相信這個人活著的時候,大家都會覺得很好用、很珍惜;而當他不在的時候,卻也仍然活在人們心中,令人倍覺懷念。

當代西藏一位偉大的仁波切說:「生命的可貴,即在於生命的短暫,用短暫的生命,成就不朽的功德,生命雖短,卻很有價值。如能隨時都有面臨死亡的警惕,就會珍惜生命中的每一秒鐘。如何珍惜生命?就是多用智慧和慈悲,不為自己增添苦惱,不為他人製造麻煩;多為自己爭取向他人奉獻的機會,多為他人提供離苦得樂的幫助。」[10]

三年前,末學有位好友的先生—替代役男的長官,在安寧病房,走完他人生的最後一程。

初次進病房探視時,他一看到末學,就合掌、口稱阿彌陀佛,還示意要他的部屬們,個個都向法師合掌,說「阿彌陀佛」。接著,他不是談他的豐功偉業,而是開始談他的「大愛」,他說:「我讓我的役男們去照顧孤獨老人,目前有三百多個點,因為我身體不好,如果可以,我想把它發展成一千個點、一萬個點。」

利民即是福國,愛心機制已啟動,相信一定可以收到典範效應。一燈傳千燈,千燈傳萬燈,萬燈傳無盡燈,它必將成為社會祥和安定的原動力。

之後,針對這部分,幫這位長官做生命回顧。末學說:「我們無法決定生命的長度,但卻可拓展生命的寬度。您的人生,或許短了點,但,寬廣度是無庸置疑的。對於這一生,您會不會感到遺憾?」他豪邁地搖了搖頭。畢竟,能做的,該做的,他都做了,不是嗎?

當病情再往下掉時,主治醫師坦誠地據實以告:「您的病情並不樂觀。」沒想到他的對應是:心情突然變得很樂觀。隔天,播放他住院前錄製的歌曲時,他興致一來,也跟著唱了起來。

他不是不知時間有限、生命有限、死之將至,只是,他的內在力量已經提昇到相當水平,足以因應生死困頓。雖然他受困於肉體和病軀,但卻有能力以輕快和愉悅的姿態,綻放出最清爽的心情。這種臨終喜悅,是富含啟發的。生死學大師伊莉莎白‧庫伯勒—羅斯醫師說:「死亡可以成為人生最輝煌的經驗之一。在你的一生中,如果每一天都活得『正確』,你就沒有什麼好害怕的。」[11]

(二)無量光

《佛說無量壽經》中阿彌陀佛第十三大願:「設我得佛,光明有能限量,下至不照百千億那由他諸佛國者,不取正覺。」[12]

經文中又說:「其有眾生,遇斯光者,三垢消滅,身意柔軟,歡喜踊躍,善心生焉。若在三塗,勤苦之處,見此光明,皆得休息,無復苦惱。」[13]

惠敏和尚在《蓮風小語 2007》中說:「在《無量壽經》有說到,阿彌陀佛無量光、無量壽,光明照眾生的時候,令眾生身心柔軟,其實也就是身心的轉換。所以稱念佛名,讓身心轉換。身心轉換也是三昧進展的一個指標。而轉換的次第,它的順序是從比較明顯的身業、口業開始。」[14]

光明,代表正向及善淨。有光明,就沒有黑暗;有光明,就沒有煩惱。因此,舉凡懺悔、寬容、感恩、歡喜、祝福、關懷……等,都歸「光明」所攝。簡單說,給人好臉色看(身),講句好話(口),起個好念頭(意),又何嘗不是阿彌陀佛在放光明?惠敏和尚在佛七開示中說:「我們藉著稱名念佛,來改變我們的身口意三業,變成清淨的身口意三業,而且變成我們的生活習慣。」[15]可見,我們若能自性彌陀常放無量光,不但自己舒服,周遭的人也快樂,這是很高規格的生活品質,同時,也是極為良性的人際互動。

達賴喇嘛說:「我們大多數人自然都希望死得安詳,但如果我們的生活充滿暴力,如果我們的心總是被憤怒、執著或恐懼等情緒所控制,我們顯然也不可能奢望死得安詳。因此,如果我們希望死得好,就必須學習如何活得好:如果我們希望死得安詳,就必須在心中和日常生活中培養安詳。」[16]

末學有位年輕的醫師朋友,五年前往生於乳癌。往生前告訴姊姊說:「我覺得我快要往生了,我好高興,好高興!」姊姊問她:「你不怕嗎?為什麼高興?」她流淚說:「我就只有從心底涌出,說不出來的高興!」

其實,在剛住進安寧病房時,他的情緒十分低落,特別提到才四歲的女兒時,他更是百般不捨,哭到鼻血直流。

之後,透過念佛法門的修持,及念力的確保篤定,身心有著極大的轉換。往生前兩天,姊姊在〈妙慧往生過程〉[17]一文中提到「我在她房外睡覺,被她大聲念佛吵醒,她在昏睡之中,閉著眼睛,隨著自己的呼吸,雙手合掌,很大聲地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我們非常歡喜,因為她無法說話,都靠寫字跟我們溝通已有數天,現在竟然可以念佛這麼大聲。她念了數分鐘之後,有一口氣梗在喉上出不來,很費力地念『阿…阿…阿… 』 我在她耳邊說:『你這樣念佛非常好,阿彌陀佛一定接你去西方極樂世界。但你也不要勉強,放輕鬆,,我們幫你念,你一字一字聽我們念,也一樣好。』她就止住了。可見她在昏迷之中,聽力沒有喪失,意識依舊非常清楚。」

「她往生前幾個月,心性非常地柔軟。她從不怨天尤人,在數不清的疼痛、坐立難安的失眠漫漫長夜中,她都沒有怨氣,反倒是我在旁『火燒山』,她還一直勸我別生氣,這真是念佛心性的轉變。小時候她是一個出名的大暴君,現在竟輪到她勸住我的脾氣。她這一路走來,可能是在示現教導我如何地長養慈悲心,培養同理心,看盡世間苦痛,也感受到多少人無止盡的付出,以及堅定對佛號的信心。她一生盡心盡力照顧家人,照顧她的病人、小朋友,帶給我們很多的愛和歡笑。 」

《阿彌陀經要解》中說:「阿彌陀佛,是萬德洪名。以名召德,罄無不盡。」[18] 可見:「阿彌陀佛」不是一個符號,它≠1234,也≠甲乙丙丁,而是「以名召德」,名號的當下,是含藏豐富實德的。所以,不會念佛的人,只是在數佛號;而會念佛的人,卻能從執持名號當中,得到很大的好處。這種實修實證,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力道足夠時,不但能從心性中散發出慈悲寬容,更真真實實能將臨床最大議題「死亡恐懼」,轉換成「臨終喜悅」。

二、持名念佛的修持特色

(一)二力成就

念佛法門是「不按牌理出牌」的法門。佛教修行,如果「按牌理」的話,有一定的門檻。成就越高,條件也越嚴格。而念佛法門,《觀無量壽佛經》中說是如來「為未來世一切眾生為煩惱賊之所害者」[19] 而宣說的。要讓苦惱眾生得度,必須精心設計特殊的方法。念佛法門所用的方法,就是「二力」—佛力+自力。這好比接力賽跑,不是英雄式的,由個人獨自跑完全程,而是和阿彌陀佛通力合作,以竟全功。好比:在很多聽眾的講座裏,光靠講師的音聲,要講完一堂課,可能會很吃力,會有聲音無法遠播的困難;但,如果使用麥克風,課程的進行,就會變得很輕鬆。

阿彌陀佛的部分,老早就已經完工了,那就是四十八願。而眾生的部分,也就是我們的人生功課—以十足的信願心,稱念阿彌陀佛名號。兩者之間的關係,是相乘的。「佛力」是∞(無限大),「自力」若是0,那麼,0乘以∞,結果還是0。但,奧妙的是:自力只要是1,1乘以∞,結果卻是∞。眾生不念佛則已,只要肯念佛,十念乃至一念,都可以往生。

這項設計方案,對苦難眾生而言,是一大福音。曾經有癌末病友,在聽聞佛法後,憾恨自己起步為時已晚。而當他了解到念佛1 × ∞ = ∞ 之後,眼睛發亮,信心和力道隨之而生。

因為是二力法門,所以此一法門是蘊含宗教情操的。比較正式的念佛儀軌,都會先唱《讚佛偈》;簡略一點,也會從「南無西方極樂世界,大慈大悲阿彌陀佛」開始。注入宗教熱忱,是容易把一句佛號念到滿分全壘打的。

(二)透明人

《讚佛偈》[20]說:「阿彌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無等倫,白毫宛轉五須彌,紺目澄清四大海,光中化佛無數億,化菩薩眾亦無邊,四十八願度眾生,九品咸令登彼岸。」這首偈是特別針對阿彌陀佛量身訂作,是各地寺院每天的功課中必定要唱誦,也是修持念佛法門的人相當熟悉的偈子。

阿彌陀佛在那裡?《佛說阿彌陀經》中說:「爾時,佛告長老舍利弗: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其土有佛,號阿彌陀,今現在說法。」[21]原來阿彌陀佛是在太陽下山的方向,往西數「十萬億佛土」。這麼說來,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是遠在天邊啊!別急,這遙不可及的阿彌陀佛極樂淨土,到了《佛說觀無量壽佛經》中卻說:「阿彌陀佛去此不遠」[22],又說:「諸佛如來是法界身,入一切眾生心想中。是故汝等心想佛時,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23] 最近的距離,就是:沒有距離。原來阿彌陀佛不假外求,根本就是人人自性本有的光明;原來阿彌陀佛是本土的,而不是進口的。這麼一來,每一個人也都有可能像阿彌陀佛一樣釋放出「無量光」「無量壽」的能量啊!

對「心作心是」的義理有所了解之後,我們再看一次《讚佛偈》,就會有不同的體會和感受。

偈頌中所指的「阿彌陀佛」,及光中的「化佛」「化菩薩」,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不就是你、我、大家嗎?《華嚴經》講一法為主,法法為伴;法法為主,法法為伴。甲,是阿彌陀佛;乙、丙、丁……,就是化佛、化菩薩。乙,是阿彌陀佛;甲、丙、丁……,就是化佛、化菩薩。徹底展開,人人是阿彌陀佛,人人也是阿彌陀佛光中的化佛、化菩薩,彼此互攝互入,像因陀羅網一樣,重重無盡。

這樣令人歡喜踴躍的義理,落實在行門上,更顯得十分美妙!

惠敏和尚在〈思考表達、覺照視野、願景實踐〉[24]一文中說到:「一般人喜歡『避人耳目』,希望隱藏自己的缺點與過錯,隱瞞不願意面對的真相,卻常導致自誤誤人。其實,我們個人的『正念力』、『正知力』有限,迷惑的業力無窮,容易腐化墮落。」又說:「我們若能將『眾目睽睽』與『世界舞台』情境,導入每天24小時中,讓自己『透明化』,善用眾人的『覺察力』,隨時隨地以『世界』為『舞台』,準備接受所有世人的檢驗與評鑑,如此『借力使力』,容易保持『身、口、意』三業清淨。並且,也隨時隨地以『世界』為『舞台』,準備服務所有世人,容易保持創造價值力,讓創意無限,功德無量。」

如果要所有的眾生都是我光中的化佛、化菩薩,那就是我必須發展服務精神,散發光和熱(智慧和慈悲)給眾生;如果要我是所有的眾生光中的化佛、化菩薩,那我就必須「接受所有世人的檢驗與評鑑」合格。前者是發菩提心,後者是三業清淨。在大光明的磁場中,世界成了地球村,人人成了透明人。以念佛為例:所有眾生都以透視眼在監督著我的念佛功夫,因此,我不能只是虛應故事,有口無心;而我的念佛功德,是真正願為一切眾生做祝福和迴向。惠敏和尚在佛七開示中說:「念佛,要能夠念到光明普照,內外透徹,眾目睽睽,把世界所有九品的眾生,放在心胸。」[25]

(三)時空無礙

很多時候,我們在修持法門時,都必須找特定的時間、特定的場所。譬如說:打佛七或念佛共修,一定是一群人,安排出共同的時間,在念佛堂裡,依循著設計好的儀軌和時間表來進行。在這種特別營造的情境中,我們都會「裝模作樣」(裝佛模,做佛樣),而且也都「有模有樣」。可是,出了念佛堂後,回到生活圈,可能又是原形畢露,跟著習氣橫衝直撞。因為,我們把修行和生活作切割,分離成兩塊。不能指導生活的修行,是會令人擔心,而且沒有安全感的。那麼,念佛法門真正可以提供的,應該是什麼呢?

智諭老和尚在《佛七講話第四集》中說:「修念佛法門要求念佛三昧,三昧就是定。換句話說,念佛三昧,就是念佛定。這種定,一定要定慧等持,和凡夫禪定大不相同。凡夫禪定是把腿盤起來,木然入定,和木頭一樣,叫入定;念佛定不是木然入定。它沒有入定,沒有出定,一天二六時總在定中。作一切事情,不妨礙念佛心清淨,一心不亂。一心不亂,就是念佛定。」又說:「有錢的時候,一心不亂,不被境所轉;沒有錢的時候,一心不亂,不起懊惱心,不被境所轉。有人稱讚時不起歡喜心,一心不亂;遭受毀謗時,不起懊惱心,一心不亂。樂的時候,不起愛著心,一心不亂;苦的時候,不起悲傷心,一心不亂。如意的時候,不得意忘形,一心不亂;不如意的時候,不起灰喪心,一心不亂。總而言之,八風吹不動,叫做念佛三味。」「有病的時候,不起痛苦心,喪失正念,一心不亂;沒有病,健康的時候,不起放逸心,一心不亂。生在世間,不貪戀娑婆,一心不亂;死的時候,不墮六道,一心不亂,往生西方!這種定,那是木然入定可比的呢?禪宗說過一句話,磨磚豈可成鏡?打坐那能成佛?就是講這種定!」[26]

「三昧」就是「定」,而「念佛三昧」竟然是沒有「入定」,沒有「出定」,這頗匪夷所思。徹底弄清楚後,才知道箇中奧妙:原來念佛三昧是融入生活中,非但不影響生活,而是更提升生活品質。若能「作一切事情,不妨礙念佛心清淨,一心不亂」,那就可以「一天二六時總在定中」。高興的時候,沮喪的時候,健康的時候,生病的時候……,都知道要念佛,這是「正知」,而且記得念佛,這是「正念」。能夠經常保持正知、正念,這不正是修行最可貴的目標嗎?

我們的傳統文化,會希望人在臨終時,可以在自己的家中「落葉歸根」。然而,隨著醫療技術及配套的不斷進步,其實,有滿高比例的人口,是往生在醫院的。最後的日子,同處共伴的,是陌生的環境,冰冷的儀器,不熟識的人群。 在這種情境之下,要如何因應?或許換個角度、轉個心境就不一樣了:「醫院」就是「道場」,「生病時」莫失正念。

念佛法門,不「受限」於時間和空間;任何時間,任何空間,都可以「受用」念佛的法喜,從而體證平靜和清淨、解脫道和菩薩道的滋味。

有位虔修念佛有年的阿嬷,在住院的日子裡,剛開始,很不能接受,也很無法適應:早上、晚上,沒有佛堂可以上香、做功課;白天裡,也沒有佛祖可以傾吐心事。當她知道「念佛不一定要在佛堂,而且只要心中有佛,到處都是佛堂」之後,又恢復了原來了的修行秩序,一直到往生前,都可以如常地念佛,而且周遭的人都很明顯地可以感受到她內心相當的平靜。她最常講的話就是「謝謝,阿彌陀佛。」「很好,阿彌陀佛。」徜徉在阿彌陀佛的慈光中,她好像對所有的際遇都感到美好。

三、持名念佛的實作要領

(一)一句佛號念到底

念佛法門到了實際操作時,十分簡單,就是:一句佛號。沒有任何夾帶:不假觀想,不勞參究。

蕅益大師在《阿彌陀經要解》中說:「阿彌陀佛,是萬德洪名。以名召德,罄無不盡。故即以執持名號而為正行,不必更涉觀想、參究等行,至簡易、至直捷也。」[27]

持名念佛,蕅益大師在《阿彌陀經要解》中,又分為兩種:一種是「事持」,另一種是「理持」。什麼是「事持」呢?「事持者:信有西方阿彌陀佛。而猶未達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但以決志,願求生故。如子憶母,無時暫忘,名為事持。」[28]什麼是「理持」呢?「理持者:信彼西方阿彌陀佛,是我心具,是我心造。即以自心所具、所造洪名,而為繫心之境,令不暫忘,名為理持。」[29]大字不認識一個的阿公、阿嬷,但憑宗教熱情,忠心耿耿、死心塌地地念佛,這叫「事持」;知識份子,深入經藏,了解念佛法門的豐富意涵,從而歡歡喜喜地念佛,這叫「理持」。以成就來說,兩種之間沒有價值判斷,誰下的功夫深,誰的成就就高。

從以上兩種念佛中,我們不難發現:不管是了解道理,或不了解道理,到了下手的時候,都是—一句佛號。

法門的修持,如果是有豐富的內容,但方法卻繁難,那麼,美則美矣,只能說曲高和寡,會令想要進入的人望生卻步,而導致乏人問津。而如果光是方法簡單,卻沒什麼內容,那也修不出成就來。持名念佛這一款,內容極豐富,方法最簡便,是「雙美」的修行法門,也是嚮往精神之旅的伙伴們的最聰明選擇。

人到了臨終,所剩的條件極為單薄,要做複雜的操作,勢必有困難。而一句佛號,就算是進入彌留,都還可以憶持。《西藏生死書》中建議我們在法門的修持上,要一門深入:「精通一種法門」「直到精神之旅的終點」,而且「不要陷入『購物心態』:從一位上師到另一位上師,從一種教法到另一種教法。」這樣做,有什麼好處呢?索甲仁波切告訴我們:「專修一種教法,並不是要限制你或嫉妒地壟斷你,而是一種慈悲和善巧的方法,在你和環境終將出現的障礙中,讓你能夠專注在精神之路上。」[30]仁波切還提醒我們,修行法門,「最重要的是現在就要花時間去熟悉它」,而純熟的程度,必須讓它變成一種「自然反射」「第二天性」。[31]

(二)從都攝六根到攝耳諦聽

怎麼樣可以把一句佛號念好?法門修行的共通要領,是既要「專注」,又要「放鬆」。這兩個特質連結在一起,和我們平常的生活經驗很不一樣。通常,我們專心做一件事時,一定是處於緊繃狀態;而一般人們則常常是用「放逸」的方式來「放鬆」,其結果只是讓身心更疲憊。修行之道無他,只是巧妙地結合「專注」和「放鬆」兩個元素,以「放鬆」的姿態來「專注」,從正念的「專注」中獲得真正的「放鬆」。

念佛法門,是「專注」於一句佛號,「放鬆」一切的雜念和妄想,最後綻放出寧靜和清淨的成果。在《楞嚴經》中,大勢至菩薩有很精彩的念佛成就修行方法分享:他用「都攝六根」的方法,讓「淨念相繼」[32],最後達到「不假方便,自得心開」[33]的成就。

六根是: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智諭老和尚說:「六根當中有兩根最利,就是意根和耳根,意根一攝,六根都攝;耳根一攝,六根也攝。可是意根不好攝,比較起來,耳根好攝。」[34]為什麼意根不好攝呢?「大家在靜坐的時候,都想意不散亂,可是辦不到。」[35]為什麼耳根好攝呢?因為耳根只要「攝耳諦聽」就搞定了:「耳根只要攝耳諦聽,雖然有目不見,雖然有鼻不聞,嘴巴不亂講話,身體不亂覺觸。」「當一個人專心一致的時候,有人到他旁邊都不知道。」[36]「念佛的時候,不管你怎麼念,高聲念、低聲念,怎麼念都好,你祇要能攝住一根,攝住耳根,就對。不管你高聲念、低聲念,要攝不住一根,攝不住耳根,那念不對。各人自己可以體會。這是持名念佛的要領。」[37]

要怎麼「攝耳諦聽」呢?「從古來老祖師的經驗傳留下來,要想攝耳根,有一個原則:一定教聲音把耳朵灌滿,才能攝住耳根。如果聲音灌不滿耳朵的話,攝不住耳根。」[38]「自己聲音,把你自己的耳朵灌滿。念出佛號的時候,你的耳朵聽不到其它的聲音,那是標準。」[39]「只要佛號綿綿不斷,一句連一句,一字連一字,久而久之,就可收到效果。」[40]「耳根重點在念得清、聽得明。因為這種原因,歸乎於佛號綿綿不斷,佛號綿綿不斷,使妄想、煩惱進不去。久而久之,就知道它的好處。」[41]

原來,「攝耳諦聽」是要我們把佛號一句一句、一字一字「用心聽」,而不光只是聲嘶力竭、喊破喉嚨。這當中,完整的程序應該是「以口引心,以聲攝耳」。也就是「用自己的口,導引自己的心;自己的心,不能安定,不能清淨,用口的力量來導引他。所謂心沒有力量,用口幫助。以聲攝耳,用自己的音聲,攝住自己的耳根。這是持名念佛他的要領。」[42]

「如果能作到這點,眼一定不亂看,耳不亂聽,鼻、舌、身、意亦復如是。六塵環繞無妨。不相信,大家可以試一試。你好好把佛號念好,以口引心,以聲攝耳,一定六塵不能干染你。這不是空洞的理論,不相信,你自己試一試。如人飲水,冷暖自知。」[43]由此可見「收攝耳根,初步在因緣,到深的時候,就是反聞聞自性」[44]。反聞聞自性,這不就是「不假方便,自得心開」嗎?念佛,就是最大的方便,不用再假借其他的方便,就可以念到「心開」見自性佛—清淨心圓現,佛在其中。

四、持名念佛的方法

念佛的方法很多,略述幾種:

(一)計數念佛

計數,就是計算數目。譬如說:每天的定課是念佛幾百聲、幾千聲。計數的好處是「我今天念滿幾千聲佛號,心中踏實」。如果不計數,「心中飄飄浮浮,究竟有沒有佛號,自己也不知道。」[45]計數念佛,可以用念珠,也可以用計數器。

(二)三三四念佛

三三四念佛,如何念呢?先念三聲,再念三聲,最後念四聲。十聲佛號念畢後,過一粒珠。這種念佛辦法的好處是:「容易對治亂心、妄想。如果大家心裏很亂的時候,你不妨用三三四念佛,很容易對治。」然而,此法也不宜久用,因為「如果用力,久久用三三四念佛,你腦筋會疼。」「所以三三四不宜久用,因為它聚精會神,所以不宜久用。」[46]

(三)隨念

用三三四念佛,把你散亂心、妄想心稍稍伏下來,就應改為隨念。什麼是隨念呢?「隨你的心力念佛,很自然地」。隨念的好處是「心可以靜下來」。「如果你用三三四念,念得腦筋疼了,還用三三四,你的心會躁動。你用三三四念到妄想心稍除,改用隨念,慢慢地,你的心會止。這對你有很大的好處。」[47]「怎麼隨念呢?真正妄想降伏了,心定下來,你不知不覺它起佛號。用隨念法就預防老、病、命終。」[48]

(四)十口氣念佛

十口氣念佛,「就是每天早晨、晚上念十口氣。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一直念到一口氣盡,這叫一口氣。早晨、晚上只可念十口氣,不可多念。如果多念的話,傷氣。十口氣比較適中。」[49]

(五)唱誦念佛

唱誦念佛,就是把佛號編成曲調,用唱念的方式來表達。這個方法,通常是

用在很多人一起共修的場合;個人自修時,也可以隨機使用。音樂的情性,容易扣人心弦,而達到攝心的效果。唱誦版的佛號,種類非常多,有六字二音、五字四音、五會念佛、海朝音、鼓山音……。每個人可以選擇自己投緣的使用。

念佛的方法很多,可以交替使用,目標是要念到一心不亂。因此,不管怎麼念,都一定要把握到「至心念,至心聽」的要領。也就是「至誠至意的心去念佛,至誠至意的心去聽。如果口念,耳聽;如果心念,心聽。」「不管樂,不管苦,不管忙,不管閒,打成一片,皆能念佛。」[50]


[1] 惠敏和尚,《禪定與生活》,頁12。

[2] 惠敏和尚,《2010佛七開示》第一期第五天。

[3] 索甲仁波切,《西藏生死書》,頁281。

[4]《佛說阿彌陀經》CBETA, T12, no. 366, p. 347, a25-29。

[5] 蕅益大師,《阿彌陀經要解》CBETA, T37, no. 1762, p. 364, a15-18。

[6] 蕅益大師,《阿彌陀經要解》CBETA, T37, no. 1762, p. 369, c19-20。

[7] 蕅益大師,《阿彌陀經要解》CBETA, T37, no. 1762, p. 370, a8-9。

[8]《佛說無量壽經》CBETA, T12, no. 360, p. 268, a15-16。

[9]《佛說無量壽經》CBETA, T12, no. 360, p. 270, b16-22。

[10] 柴春芽,〈向死而生〉。

[11] 伊莉莎白‧庫伯勒—羅斯醫師,《天使走過人間》,頁1。

[12]《佛說無量壽經》CBETA, T12, no. 360, p. 268, a13-14。

[13]《佛說無量壽經》CBETA, T12, no. 360, p. 270, b3-6。

[14] 惠敏和尚,《蓮風小語 2007》,頁16。

[15] 惠敏和尚,《2010佛七開示》第三期第七天。

[16] 索甲仁波切,《西藏生死書》,頁1。

[17] 蔡妙智,〈妙慧往生過程〉。

[18] 蕅益大師,《阿彌陀經要解》CBETA, T37, no. 1762, p. 371, b7-8。

[19] 《佛說觀無量壽佛經》CBETA, T12, no. 365, p. 341, c16-17。

[20] 此首偈出自宋朝擇瑛法師所作的《淨土修證儀》一書(已失傳)。

[21] 《佛說阿彌陀經》CBETA, T12, no. 366, p. 346, c10-12。

[22] 《佛說觀無量壽佛經》CBETA, T12, no. 365, p. 341, c5-6。

[23] 《佛說觀無量壽佛經》CBETA, T12, no. 365, p. 343, a19-21。

[24] 《人生》雜誌317期,2010.01。

[25] 惠敏和尚,《2010佛七開示》第一期第四天。

[26] 智諭老和尚,《佛七講話第四集》,頁11-12。

[27] 蕅益大師,《阿彌陀經要解》CBETA, T37, no. 1762, p. 371, b7-9。

[28] 蕅益大師,《阿彌陀經要解》CBETA, T37, no. 1762, p. 371, b 12-15。

[29] 蕅益大師,《阿彌陀經要解》CBETA, T37, no. 1762, p. 371, b15-17。

[30] 索甲仁波切,《西藏生死書》,頁177。

[31] 索甲仁波切,《西藏生死書》,頁276。

[32]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CBETA, T19, no. 945, p. 128, b5。

[33]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CBETA, T19, no. 945, p. 128, b2。

[34] 智諭老和尚,《佛七講話第六集》,頁20。

[35] 智諭老和尚,《佛七講話第一集》,頁298。

[36] 智諭老和尚,《佛七講話第八集》,頁54。

[37] 智諭老和尚,《佛七講話第一集》,頁299。

[38] 智諭老和尚,《佛七講話第一集》,頁298。

[39] 智諭老和尚,《佛七講話第三集》,頁54-55。

[40] 智諭老和尚,《佛七講話第八集》,頁54。

[41] 智諭老和尚,《佛七講話第八集》,頁55。

[42] 智諭老和尚,《佛七講話第一集》,頁298。

[43] 智諭老和尚,《佛七講話第一集》,頁311。

[44] 智諭老和尚,《佛七講話第八集》,頁54。

[45] 智諭老和尚,《佛七講話第三集》,頁52。

[46] 智諭老和尚,《佛七講話第三集》,頁54。

[47] 智諭老和尚,《佛七講話第三集》,頁54。

[48] 智諭老和尚,《佛七講話第五集》,頁22。

[49] 智諭老和尚,《佛七講話第三集》,頁55。

[50] 智諭老和尚,《佛七講話第一集》,頁345。

·

<<

>>

Theme Design by devolux.nh2.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