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10

18

佛陀的微笑──佛國緬甸行誌感

蒲甘的阿南達佛塔

文/陳烱彰1999/8

緬甸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佛教大國之一,屬南傳佛教系統,相對於漢傳佛教,有其特殊的文化可供借鏡。因此,台北市佛教青年會組成參訪團,在理事長廣淨法師的帶領下,於八月五日啟程赴緬巡禮。此次緬甸行,前後八天,以參禮聖地為目標。因緬國幅員遼闊,只能選擇少數重要景點如仰光、蒲甘、曼德勒及東枝等地參禮。儘管訪地不多,且行色稍嫌匆忙,但大夥兒懷虔敬之情,一路走來,見塔寺林立,處處佛像,僧眾化緣,人們和善,心中不只充滿法喜,更油然生出佛法必將久住世間的幸福感。

※  ※  ※

仰光是首站,也是最後一站,濕熱的天氣並未減低大家的遊興。首日參訪緬甸唯一的緬華佛學院──觀音山達本佛學院。緬甸的華人佛教源自中國,繼承中國經懺佛教的遺風,在中國淪共之前偶有中國法師前來宏法,在中國淪共之後中國佛教遭受甚於「三武一宗」的「一毛」大法難,沒有能力照顧周遭的華人佛教,所以數十年來緬華佛教凋蔽已極。

台灣佛教這幾年積極的從事國際交流,朝聖地、訪時賢動作紛頻,來到緬甸也瞭解到緬華佛教的艱難與困境,因不忍同宗的緬華佛教如此淪落,所以和緬華法師合作,出錢出力積極策劃推動達本佛學院之成立。目前達本佛學院有學生六七十人,學院絃歌不斷,上殿過堂略有規模,這都是幾位台灣數年來法師為法為教漂洋過海不辭辛勞努力的成果,至於緬華佛教的未來如何,前景是否樂觀,法師並未多說,只云:一切盡力,一切隨緣。

目前緬甸的南傳佛教基於學派的偏見,並不認同北傳的大乘佛教,所以南北傳佛教並無密切聯繫,若地主國的南傳系統對客來的北傳佛教能有較多的認識,雙方互相支援,必能接引更多的人進入佛門。最後一天我們重返仰光參觀瑞光大金塔時,見金塔旁善男信女的祈願活動與北傳漢地實無二致,更加深我此番信念:互相了解合作是多麼重要,多麼迫切。

仰光的雪達根瑞光大金塔

※  ※  ※

「塔」是緬甸的重要景觀,「千塔之國」的緬甸處處皆可見到佛塔,但在第二天往訪的蒲甘,塔最古老、最多,也最多采多姿。十一到十三世紀蒲甘王朝時代國家富盛,在約兩百年間陸續建造了十萬座以上的佛塔,如今仍有二千多座留存,可惜政府財力不足,多數無法有效維護。我們在蒲甘共參訪十一座較大的塔,在蒲甘所見的塔,不論體積大小,均有不動如山的感覺,彷彿在述說著緬人對佛陀教誨的堅持。塔多為磚造,大塔塔身厚實,可達數層,上為尖頂,直入雲霄,備極壯麗;小塔亦多俊秀有緻,不因小即粗糙。塔,本源自古印度,本用來貯放佛陀或得道高僧的舍利或遺物(髮、爪……)(塔代表佛的法身,建造佛塔是一功德,敬禮佛塔可獲福報。)大塔亦兼有寺院道場之功能,緬甸承襲之,但型制風格則有獨特之處。塔內則佛陀塑像處處,姿態容顏各有巧妙,且清新可喜,一點也不刻板。就塔的外觀與中國的比較,緬甸的塔顯然較為厚重,下寬上窄,呈『金』字形;中國塔上下粗細對比較小,有輕脫感。是否因中國佛教建築藝術受道家影響,則不得而知。緬甸的塔若與同時代歐洲哥德式教堂建築比較,則顯得較為平實開闊。它們較少有哥德式教堂的神秘氣氛與內外隔絕的特質。蒲甘若干大塔內部的迴廊,筆直開闊,可直通塔外田野,視線很遠,有些塔內部採光亦佳。在緬人看來,莊嚴的內部與自然的外境並不矛盾,反之,可以相輔相成,以達和諧平衡。緬人重視心靈的「自然」,故不多造作,不若哥德式教堂採取「約束」的方式來達到端肅內心的目的。這或許也是東方與西方兩大宗教的分別吧!

緬甸人民大多和平溫良,常笑容可掬。他們不欺生,少有盜竊,更無搶劫,也許這是農業社會共有的特徵,但佛塔遍立,與之應有關係。塔的存在可以強化人們尊聖敬善之心,減少作惡,其社會功能顯而易見。蒲甘王朝時代的緬人奉獻財力勞力辛勤築塔,表面上看似嫌浪費,然精神意義實不可低估。十三世紀末蒲甘王朝結束後,雖然緬甸政治陷於紛亂達兩三百年,但聖塔仍在,虔敬知足的民風一直未曾被政治破壞。十八世紀雍笈牙即位以來各地仍續有建塔,足以說明民風淳樸與塔寺林立互為因果的關係。

※  ※  ※

蒲甘之旅最令人難忘的是供養僧眾的經驗。訪緬的第三日清晨,大夥兒列隊於小路旁,恭候托缽化緣的法師們蒞臨,然後以乾果食品及財物奉獻給那六十餘位莊嚴的法師。法師們緩步徐行,行列齊整,這莊嚴的一幕給了我們甚深的啟示,佛教徒所需要的不正是莊嚴外表端肅內心的教育嗎?也感謝他們給予我們洗刷慳貪習氣的機會。南傳佛教繼承古印度托缽化緣的傳統,使僧俗兩界有了常規的接觸,也產生教化人心的功能,這與中國百丈禪師一日不耕一日不食的農禪精神風格迥異,但兩者都具有正面的價值。可見凡事要視環境需要,妥加變通。佛法只有一個,但通往佛法的道路卻可以有許多條。

※  ※  ※

學佛的人皆知佛陀的微笑無處不在,但是到緬甸走一趟,這種體會將更加深刻。旅緬第四日在波巴山及第五日在曼德勒山登山途中見到了數百尊精心雕塑的鍍金佛像,尊尊慈眉善目,大夥兒恭敬瞻禮,筆者打從心底微微而笑,這簡直就是西方極樂世界嘛!尊尊佛像豈不是要喚醒我們沈睡的煩惱,通向清涼法喜的西方。緬甸各地的佛像(含塔中佛像)大多充斥喜悅感,或形諸眉間、唇角、或現於兩頰,乃至反映在飄然有緻的僧衣摺痕。即使仰光及蒲甘所見的數尊臥佛(佛入涅槃像),也在平靜安祥當中隱約透露一絲絲的「喜感」,這種面臨俗人所謂死亡而不憂不悔的高超意境,從雕塑者的妙手中,傳達到凝望者的眼中、行禮者的心中,實在令人讚歎。

八天巡禮中,筆者益發感覺到,佛法不純粹只是一種教義及儀式,更須是一種心境,乃至是一種生活方式。學佛者應依教義及儀軌培養常感滿足喜悅的心境,並持續落實此一心境於待人接物當中。觀緬人的和善溫良,嘴角常帶微笑,再觀他們雖然虔誠信仰,卻不躁急、不狂熱,他們在這方面的表現實在是可圈可點,足供借鏡。

※  ※  ※

旅緬行程的後半段,我們訪問了東北部撣邦美麗的山城東枝及近鄰的茵麗湖,我們更以歡喜心參訪湖上五階寺的僧眾。在茵麗湖上,緬人建築了許多座水上寺院,五階寺乃其中歷史較悠久(二百餘年)、僧眾較多(六位)的一座。寺中法師足不出戶,潛心修行,接受附近水上民家供養,民家雖多生活貧困,但一直供養不斷。據聞,緬甸寺院經濟來源是一般民眾,政府機構並不聞問,可見佛法的弘傳是要靠每位佛教徒的一顆「心」去達成。

在東枝附近,住著許多高地民族,其生活習俗具有地方色彩,尤其服飾,較平地尤為鮮豔多元,令人目不暇給。但較精緻的文化成份如音樂及舞蹈(東枝的孔雀舞令人印象深刻),似帶有佛教傳統韻味。佛教不只在緬北,甚至在泰北及中國雲南這些高地,已是民眾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也助成不同於西方的高尚生活品味。以今日的眼光看,佛教傳統或許「保守」了一些,但保住傳統,不也代表他們的厚道與純樸?想想我們今日台灣,對外來文化(美、日)一味抄襲,喪失自我個性,確是值得汗顏,值得深思。

※  ※  ※

八月十二日結束八天的旅緬之行,束裝返台。在機上,筆者腦海中浮現曼德勒城五十年車齡的老汽車,也浮現一個媽媽用幾無菜餚的乾飯餵養小孩的辛酸鏡頭……,不免耿耿於懷。

緬甸大多數人都生活在貧窮線上,儘管多數人辛勞勤苦,挺直腰桿過活,仍有少數人淪落街頭乞討,尤其是小孩子。當營養不良的孩子伸出黝黑的小手向您乞求施捨時,心中實在難掩那份不忍與無奈。

有些人認為佛教國家都是貧窮的,似乎信佛的國家注定要貧窮?

緬甸自一八八五年淪為英國的殖民地後,經濟便無法發展,二次大戰結束以來,表面上國家獨立了,但國家卻成為少數野心軍頭的分贓場。他們拒絕民主改革,將民生福祉置諸腦後,到一九九六年才開放外資進入,所以緬國的貧困是有其歷史淵源的,佛教並非貧困之因。從歷史上看,蒲甘王朝時代佛教興盛,而國力富厚,可以證明佛教不必然與貧窮共存,而中國富強康樂的唐代不也是佛教大盛嗎?

今天,台灣民生富裕,佛教並未構成邁向富裕的阻力。不過,人們對佛教的信心,確因民生富裕而強化。我確信緬甸的佛教不會阻礙他們的經濟發展,而緬甸的佛教也會在富裕後,而更加燦爛可觀。祈願他們一方面能善保傳統,另一方面能順利完成物質現代化;有朝一日,與我們共同攜手為弘傳佛法、淨化世界而努力。

· ·

<<

>>

Theme Design by devolux.nh2.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