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10

19

緣起與中觀

/釋果燈
一、緣起

緣起,或稱為因緣論,是佛法的根本教義,凡世間一切法的生滅流轉和涅槃還滅,都依循著緣起的理則(或理性)。是以,有情對世間善法的追求,乃至出世間解脫樂的完成,都建立在緣起的理性上。從這理性出發,撥開無明的迷障,斬斷愛欲的束縛,是佛法不同於世間外道的唯一特色。

由此可知,緣起論的重要,印順導師在其大作裡,也多次提及緣起是佛教大小乘各宗一致認同的原則。所以,佛弟子對於緣起的認知,就變得非常的根本而緊要。

論及緣起的意義,從《阿含經》中,印順導師曾指出,有三種淺深不同的層次,茲整理說明如下:

(一)果從因生

現實存在的任何事物,都不是無緣無故出現,必須從因而生,有因才有果。而且是在一定的因緣成熟、和合之下,才有「果」的生起。這因緣生的佛法基本觀念,特別駁斥無因論和邪因論。如看到一棵樹,即知必由種子、肥料、水分、溫度等種種因緣關係,此樹才能長成開花結果,決不是偶然憑空生出,也不是從別的礦石花草所生。

因緣(條件)是非常複雜的,其中,有主要的因,或次要的緣;有物質的色法,或精神的心法;有內在或外在的;有自己的,或他人的;有過去現在未來三時或三世的;有環境的苦樂差異;有善法或惡法等不同種類的因緣。經由這些種類的、無數的因緣的和合,才能產生某一現象。所以,要精確地了解某一現象事物的存在,要考慮的因緣條件非常地多,而且要掌握其中的主因,並進而加以對治或強化,更不是一樣容易的事,是以佛經中常說到,唯有佛才能完全了解某一現象的因果關係。

這樣的因緣論,必須強調的是,其理論的出發點或立場,是現實的事物;如果稍有離開這個立場,即使其理論談因說緣,論心辨色,也必定偏離緣起的立場,陷入純思惟想像的概念,或者形而上的假設,而跟緣起現實的世界有所隔閡,永遠無法深化對事物的正確認識。這樣的現實立場,不僅針對「果從因生」,下面的「事待理成」和「有依空立」,也一體適用。

(二)事待理成

這比上一層的「果從因生」深刻。可以說,「果從因生」是現象的一切事物,其中有著各種不同的因果關係。而「事待理成」則是從現象的一切事物中,看出其中更深刻而普遍的原理原則。譬如十二因緣:無明、行、識、名色、六入、觸、受、愛、取、有、生、老死,其因果環環相扣,從某因必生出某果的理則,即是其例。

十二因緣裡的「生緣老死」,是有情最能體會的,生者必死,雖不必然生下來就立刻死,但古往今來,三界六道一切有情,無不終歸於死。然則,死了之後,只要無明未勘破,自我愛未停息,那麼,死決非終點,死了之後,必然再度新生。是以,死死不已,也同時生生不已,生滅相續不已,無法令其稍歇!

這深刻而普遍的緣起理則,可扼要地定義為:「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此生故彼生,此滅故彼滅」。有情生滅相續的十二因緣,不但符合「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的理則;反之,只要這十二因緣缺少任何一項,那麼,就是「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生滅相續的輪迴也就霎時停止。

(三)有依空立

這又比「事待理成」更深刻了。果從因生的事象,及事待理成的必然理則,都是存在的,即是「有」的。凡是存在的,必須依空而立。這是說:不管是存在的事物也好,理則也好,都必依實在性的否定而成立。這等於說:如不是非存在的,即不能成為存在的。

舉例來說,「果從因生」,有情為五蘊、六處、六界等因緣和合的存在(「有」),從中可推論出有情自體無實在性、無我或空性。「事待理成」,有情老病死,生滅相續不已,從中得出時間上的無常性。空性和無常性是相通的,都是對自性(實在、獨存、恒常)的否定。反過來說,由於無我、空,有情才得改變因緣,在三界六道或升或沈;由於無常性,有情才得以生滅相續,而非永遠一成不變或者永遠斷滅。如此,「空」和「有」的關係,是如此的密切相攝、相反相成,而世間萬象也因此而森然成立。

二、中觀

以上,從因果的現象、現象的理則,一步步的向深處觀察,就發現這最徹底、最究竟的「有依空立」理論。然而,大致而言,這三個層次,佛陀大多從「事待理成」的緣起論出發,並涵攝「果從因生」和「有依空立」。加上,後世佛弟子各有所重,各有所發揮,於是,演變出淺深不同的緣起論。

(一)中觀的思想背景

1. 偏重「果從因生」的部派佛教

就部派佛教來說,特別偏重「果從因生」的緣起論。印順導師對印度佛教的思想史觀,曾指出部派佛教為「三法印」中的「諸行無常」的特別發揮。尤其,為了解決現象事物斷滅之後,如何再生起的課題,說一切有和犢子系提出了「三世實有」的理論,即現象事物背後的組成實體,是過去現在未來三世恒存不變的;與之相對的另一陣營,如大眾、分別說系和經部,則提出「現在實有」的理論,即現象事物現在恒常存在。

部派佛教的這兩大陣營,不管是「三世實有」或者「現在實有」,其共同點都是從因果事理中,試圖找出「實」有不變的事物,作為無常現象的背後依據。也就是說,因緣和合雖是虛幻不實的(「假」),但「假必依實」,不然和合的假相就無法成立。

這「假必依實」,主張有一實在恒存的事物,是非因緣所決定的,在因緣原則之外的。這思惟方式,衡之上述緣起的第三個層次「有依空立」,明顯出現矛盾,除非主觀認為「假必依實」為緣起的甚深甚深義,否則,前文所述的緣起論,至此顯然已不再是佛法的最高原理,而成為次要的原理!

這樣的主張,我們再回歸佛法的出發點,「現實」地來思考一下。恒常實有的事物,不管其為物質的、精神的或真我,都無法在現象中尋得,既然無法證明其存在,那就是概念施設出來的,不可理性認識的,那麼,以之為出發點,其結果必然導致「脫離」現實,更遑論對現實事物獲得真知正解!

2. 偏重「空」義的初期大乘《般若經》

部派佛教「假必依實」的主張,在初期大乘佛教興起之後,主張現象事理本性「空」的《般若經》系,明顯具有強烈的針對性和對治性。《般若經》系的空義,直指因緣現象皆無實在性,即使涅槃聖道也都是空!可說是徹頭徹尾地內外、世出世間一切法皆空!

空,是緣起的最甚深義,前文經由「果從因生」、「事待理成」、「有依空立」的現實層層推理,最後發現空的最究竟義。然則,空與有,有著非常緊密的關係,如水與波,不可截然劃分而獨存。更重要的是,空是因果現象的否定,又為因果事理所依待,這「相反相成」的兩邊關係,如果沒有完整而善巧的拿捏,僅從其中一邊來論述世間現象,必然會遭遇誤解,或者出現理論窒礙難通的情形。

遺憾的是,《般若經》系所強調的「空」,在印度佛教史上,對治部派佛教「假必依實」論綽綽有餘,對於正法的重建卻有所不足!甚至淪為方廣道人破壞因果事理的邪說。

(二)不落兩邊──中觀之道

循著部派佛教的「實有」論和初期大乘《般若經》系的「空」義,龍樹菩薩在這兩極之間,提出中觀(或中論)之道,也就是不落兩邊,有與空各是一邊,皆不可得,非有非空,沒有真實的有,也沒有真實的空。虛幻無實的空性中,卻又因果宛然有。空與假有,相通相順,又相反相成。

龍樹菩薩除了從「有依空立」的角度,破斥部派佛教的實有論和方廣道人的斷滅空,更難得的是,從不落兩邊的中道空義,在理論上貫通到「事待理成」和「果從因生」,使緣起的這三層意義,獲得理性的統合。如此一來,使得佛陀所傳的緣起義,得以理論嚴密而完整的彰顯!這是龍樹菩薩最偉大的貢獻,破邪顯正,也是理解佛陀緣起法的最佳詮釋者!

緣起甚深,緣起的空性更甚深,不管是「果從因生」,「事待理成」,乃至「有依空立」,要想用來正確觀察世間任何事物,每一個層次都決非輕易可完成,佛弟子除了謹慎客觀的學習緣起的深義,更要緊的是,在見道證實相之前,對世間事理的觀點,要時時注意是否落入對立的一邊,以致失去超然而彈性的中道精神,若越能如此用心地仔細觀察,那麼就越能從中淡化自性見(尤其是我見),減少盲點,而有機會現觀真理,到達究竟解脫。

·

<<

>>

Theme Design by devolux.nh2.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