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10

16

慈悲VS.死刑

/釋果燈
近來輿論對「是否廢除死刑」的議題,討論得沸沸揚揚。是否廢除死刑,不但牽涉廣泛且爭議性極大,社會各界多從法律、政治、人權、治安、加害人、受害人等層面,正反兩面進行分析與辯論。

至於宗教界對此議題的看法,似乎略顯沈寂。也許在社會「反廢除死刑」的壓倒性聲浪下,加上世俗人多以「勸人為善」的觀念看待宗教,因而相對選擇低調。然則,宗教崇高的人生哲學、慈悲的真諦,果真如此「無濟於事」?

從佛教的教義來看,不殺生是佛弟子必守的根本戒,不僅自身不殺生,也不能教他人殺,或者讚歎殺生。唯有嚴格的戒殺,才能保證生命延續,有機會改過、提升生命素質,進而追求「和樂善生」的「世間樂」,甚至完成「出世樂」。

可以說,「和樂善生」是佛教建立人間樂土的目標,而其策略則為不殺。不過,不殺的策略,是否為絕對、必然呢?這可從佛教戒律的制定過程來了解。佛教的戒律,如同人間的倫理道德,是隨犯隨制的,佛陀除了依循緣起中道的智慧,也常參考當時良善的世俗法律、風俗、習慣等。可見,相對的世俗因緣,對佛教戒律的內容和策略,有著決定性地位。

再從緣起中道的智慧論之,戒律既為因緣所決定,就是無自性的。無自性的戒律,只有相對的意義。在相對的意義中,不可避免地,人間的幸與不幸,痛苦與歡樂,護生和殺生,和諧和鬥爭,必然宿命性地相伴相隨。處此矛盾的世間,佛法的中道智慧告訴我們,越能不落入一邊之見,就越能避免偏執一邊所帶來的困頓,從而把矛盾不同的立場納入相反相成的境地。

世間是如此地矛盾叢生、糾結不清,難怪佛法說世間是苦。不過,為避免一再循環受苦,更顯中道智慧的難得和重要:為了「和樂善生」的人間理想,若能暫時把自己的主張放在一邊,聽聽不同主張者的批評與建言,站在一個更超然的制高點,就越能看到不同主張的雙方,原來是如此地互相需要對方來彌補本身先天的缺陷與不足。

要能看到自己主張的缺陷與不足,關鍵是不能太愛自己的想法、感情、信仰等。中道的智慧,首先就是要超越自我的一切立場,也才能真實地看清自己。這關能透得了,矛盾就不成其矛盾,反成了向上的增上緣。當超越的矛盾點越多,智慧、慈悲、能力、知識、技巧等也就越圓滿成熟,屆時,殺與不殺,死刑與否的問題,就越能建立共識,面面兼顧,細膩有條理,拿捏得當、恰到好處。

走在中道上的智者,殺或赦,何其漂亮乾脆!問題是,喧騰過後,您是否已從中學到慈悲的意義?世間的不義平靜了?或者更加困厄呢?

<<

>>

Theme Design by devolux.nh2.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