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16

27

以業果為主.略說十業

《菩提道次第廣論》下士道與《成佛之道》五乘共法對讀

/釋紹和

一、前言

《廣論》承歸依,續講「深信業果」,從業果導入十善業,再從十善業導入業果。

業決定:是業決定之理。是因果通三世,苦樂不是無因生或造物主所造。善業感善果,惡業感惡果,是決定與法性的軌則。所以在意樂[1]上,要積善因、除惡因,建立正見。性罪清淨為尸羅,遮罪清淨為軌則,遠離邪命為淨命,遠離邪見為正見。若略有虧損,但因把握正見,不至於墮入地獄。唯有認知因果,深信因果,自我省察,從意樂上的止惡才是真正止惡。

業會增長:是業增長廣大。是業來自身口意的造作,由意決定善惡。因緣感得果報,若前行、正行的動機與結行的迴向,能生菩提心、隨喜心,即使小福報,也會成為無量善。

不作不受:是業未造不遇。是要把握主因,主因的順緣具足,感得果報。如佛陀身語意業的無邊功德,其主因來自菩提心和空正見,故能得妙果。

作已不失:是業已造不失。是已造的業,唯有透過因緣具足——誠心歸依、生菩提心、四力[2]懺悔,得到解脫,就不會感果報。

《成佛》五乘共法中,於承皈依後,說明皈信正修,別敘有善有惡、有業有報、有前後生、有凡聖境的正見。

眾生的果報,必然是由業力所招感。「業」,是身語意的動作;由思力(意志力)所推動,都是業。

現在是指從身口意業或善或惡的活動中,所引起的動力;就是道德與不道德的價值。

由於某種業力,感得某類的果報。「報」的新譯是異熟(異類而熟);在因果中,屬於因果不同類的因果。依所造作的業力,感受苦報或樂報;惟有這樣,善惡才有一定的價值。不但要正見善惡、業報、前生後世、凡聖,有堅定的信解,產生正見。

眾生造作種種的業——善業、惡業;引業、滿業;生報業、後報業等;隨業力能感得來生的果報。眾生從無始以來,就隨著業力的善惡,流轉五趣,相續不已。

今權且以《廣論》為主軸,比對《成佛》的相關內容,以見其中的關係。

業輕重差別

《廣論》引《瑜伽師地論》〈本地分〉,說明業的輕重,所依的因緣,有六:

  1. 加行[3]:由強烈三毒或善心所引發的惡善業,故說重。
  2. 串習:如平常串習瞋心,以致於瞋心重。三毒造惡時,瞋心就重於貪、癡。如平常串習菩提心,由菩提心累積善業,比未串習的善來得大。
  3. 自性:以身語前七支(殺盜淫妄兩舌惡口綺語)而言,是前支重於後後支。如惡業,殺重於盜;如善業,不殺強於不盜;餘皆同於此理。以意的三支(貪瞋邪見)而言,是後支重於前前支。如惡業,邪見最重;如正見,比不瞋等的善力強,不瞋比不貪的善力強。
  4. 事故:因三寶、上師福田大,所以承事三寶、上師的功德無量;同理,若有所損,惡業亦重。
  5. 所治一類:「所治」是所要對治的內容。所治一類是只有所治存在,沒有加以對治。惡善是相互對治,若所治的是惡,所治一類就只有惡,沒有善;反之亦然。如未修善,相應於惡法,則所治一類的惡力強。
  6. 所治損害:「所治損害」即對治力。若累積的善,因邪見、惡友、惡師、瞋心等而毀者,使善力減小。若透過修習,暇滿[4]義大、念死無常、深信業果等,以此對治惡業;於所造惡業,能清淨懺悔,使惡力量減小。

《成佛》於上相對應處,說明業是身、語、意業所造作;另說業有善業、惡業與不動業。

身業語業意業

從業的所依而分,不但是生理活動,也是帶有道德或不道德的身體動作。舉凡身體的動作,名「身表業[5]」。業是動作,由身體的動作,引起潛在的動能,名「身無表業」。雖然無可表見,但是物質的能力化,有著招感果報的作用。
身業與語業,屬於生理的動作與引起的動能,是屬於物質。意業,是屬於心;與思心所相應的心心所法。善惡的身業、語業,是天眼所見的細妙色法。所以(無表)業是物質引起的特種動能。

善業惡業與不動業

除善業與惡業以外,還有不動業。不動業是與禪定相應的業,是與色定或無色定相應的業,當然是善。禪定的特徵是不動亂,名「不動業」,能招感色界及無色界的生死。一般所說的善業與惡業,是專指能感欲界生死的業力。

具力業門

《廣論》使業力增大的因緣,有四門:

  1. 福田門:無論造善惡業,如對象是三寶、父母、尊重、似尊[6],因福田力故,即使意樂不強,亦能得大福與大罪。
  2. 所依門:「所依」指是否具足戒體的身;是否具足戒體所造的業,其間差別很大。身具足不同的戒體,造業所產生的力量也不同,所以造業時,隨智慧而有輕重差別。然由輕懱門,知而故行,所以惡業最重。不論有無律儀,具一(別解脫戒)、具二(別解脫戒,菩薩戒)具三(別解脫戒、菩薩戒、金剛三昧耶戒)之身,修行道時,是後較前前優勝。
  3. 事物門:以布施為例,法布施最優。以供養為例,依教奉行最好。以毀法為例,邪見最強。
  4. 意樂門:「攀緣所得」,所追求的究竟目標。

追求目標

凡夫只緣今生,得今世利益。

菩薩不離一切智,不離追求一切遍智[7]。菩薩追求究竟目標是令有情得無上佛果。

善力強弱

凡夫行善,相應於世間八法[8],以無明為真實而執著,相應於愛、我執而行善,所以善力微弱。

菩薩以慈悲、菩提心、空正見行善,所以善力強大。*菩提心能增強善業。

行善時間

凡夫行善時間匆促。菩薩行善時間恆久。 

《成佛》於上相對應處,說明小業增廣;凡夫聖人。

 

小業增廣

小小的善業或惡業,如不斷造作,就會積集成重大的業力。如造作小惡業,本來不算重大;若對已作的小惡業,時時自覺巧妙滿意,不斷隨喜惡業,小惡業的力用也會變大。反之,小善業也是如此。所以不能輕忽小業,不可隨喜惡業,應該隨喜善業。

凡夫聖人

修行差異

凡夫無始以來,常在五趣中相續流轉;如被繫縛在羅網,不得自在。若經修行,能證悟為聖人,達到生死解脫。

聖人,斷生死的根本煩惱,能現起無漏淨智,體證法性(真如),才能從生死中,得解脫,得大自在,得真安樂。

根本差異

凡夫愚癡——以無明為主,繫縛於生死流轉。

聖人因修行得淨智——以般若為主,解脫生死的繫縛。

縛脫差異

凡聖本來同樣報得「有識之身」。

因為能信,才有聖人,有解脫;也能信解聖人有真智慧,大能力;也能信受聖人的功德。

凡夫由業感報的死生相續中,能奉行人天乘法門,雖現時還不能進求出世解脫的佛法,但也能漸漸養成出世法種。

此等之果《成佛》未有相關說明,《寶積經講記》頁24,則有相關說明

《廣論》

異熟果:異熟果是由殺生業,直接感得果報;即是「受果報」、「遭報應者」。

等流果受過異熟果,並未還清業債,然其業力猶存,產生等流果。

造作等流果:如前世造殺業,今世不自覺喜歡殺生。

領受等流果:如前世造殺業,使眾生短命,今世自己也會短命。

增上果:偏於共業,也就是由自己的業,慢慢影響到周遭環境。

 

《寶積經講記》

異熟果:布施,使人得充足,自己將來得富裕果。傷人、害人、致人於死,來生為人多病或夭壽。

等流果:無論善惡,只要久習成性,就會影響今生來生的性格與能力。

增上果:障礙人,自己也受障。

 

餘業類別

(一)引業、滿業

《廣論》黑業與白業分為引業、滿業兩種。善法引導投生善趣,不善法引導投生惡趣。然善趣的滿業,不一定是善業;惡趣的滿業,不一定是惡業[9];也就是善的引業,有善、不善的滿業兩種;惡的引業,也有惡、不惡的滿業兩種。

 

《成佛》於上相對應處,說明發業、潤生;引業、滿業;後有。

發業潤生

業力的招感苦果,煩惱是主要的力量。煩惱對於業的力量,有二:

1.發業力:無論善業或惡業,凡能招感生死苦果,都是由於煩惱直接或間接的引發而來。

如斷煩惱,就不會再有招感生死的力量。

2.潤生力:業已經造作,成為業力;必須再經煩惱的引發,才能招感苦果。

如斷煩惱,業種乾枯,就失去生果的力量。

由於煩惱的發業與潤生,在因緣和合時,要有業種的招感苦果。所以「業感生死」就是由無明等煩惱而招感生死。

引業滿業

1.引業:在種種業中,有一特強的業力,能牽引感得五趣的報體。凡由強業而感得一趣的總報體(「得

蘊,得處,得界」),成為某趣的眾生,名「引業」。

2.滿業:不能牽引感得生死的總報體,卻能對報身的種種方面,得到圓滿的決定,名「滿業」。

後有

眾生在生死中,聽由業力擺布。現在的生命,經過死亡階段,轉而開始一期新的生命,名「後有」。死而又生,前生與後世之間,是不一不異,不斷不常的延續,確是甚深又不易明見。

 

(二)定業、不定業

《廣論》作業[10]與增長的差別,就是定不定業。定業:已作且增長的業。不定業:已作不增長或增長卻沒作的業。有十種狀況,名「不增長業」:

1.有夢所作。     2.無知所作。     3.無故思所作。     4.不利不數所,即不強烈、沒有反覆做。

5.狂亂所作,如昏迷、迷亂時做。     6.失念所作。       7.非樂欲所作,並非自己想要做。

8.自性無記,本身無辨別是非的能力。 9.悔所損害,做完之後,馬上後悔或懺悔。

10.對治所損,正做的時候,透過對法義的思維來對治。

 

《成佛》於上相對應處,說明定業不定業:業有決定或不定,其中有時間與受報的不同。

1.業所感的果報,是決定;但要在什麼時候受果報,是不決定。

2.業受報的時間,是決定;但所感得什麼果報,是不決定。

3.所感的果報與受報的時間,都是決定。

4.時間與受報都不決定,這大都是輕業。

 

(三)臨終受報

《廣論》感果的時間有三:1.現世報。2.順生受報(第二世)。3.順後受報(第三世以後)。

 

《成佛》於上相對應處,說明過、現、未三時報。

未三時報

從造業與受報的時間來說,分為三時業:

1.現報業:這一生造業,這一生就會感果。

造業受報,不能專在現生著想。在三時業中的現報,可能是輕業報,也可能是重業的「華報[11]」。

業報,有輕重差別。輕業是受現報,因為輕業不致改變一生的重要報果。重業是現受的華報,因為業力太重,對現有報體,起著重大的影響。

業,雖有種種不同,但有一絕對相同,是諸業在沒有受報前,如不是修證解脫,不然是不會失壞。只要因緣和合,還是要受報。

2.生報業:等這一生死後,來生就感報。

3.後報業:造業以後,或隔一生、二生,或經千百生才受報。

 

《廣論》臨死之時,會決定後世到何處?造作許多業,哪一個先感果?平常造業哪個多,就哪個先感果?如平常對善業的串習力多,臨終可提起善的串習力,感生善趣。如平常多為惡,臨終隨惡業而滋潤以前的惡種,感生惡趣。如善惡業同等,則依業力較強大者。

 

《成佛》於上相對應處,說明隨重、隨習、隨憶念。

隨重隨習隨憶念

今生造作的業,難以計算;過去生的業未了,又積壓到現在;是「前業未清,後業又來」。

1.隨重:臨命終時,業相現前是上升下墜的徵兆。所造善惡的重業,自然起用而決定招感來生的果報。

2.隨習:這一生,雖沒有顯著的重業,但所作的善惡業,不斷的造作,養成習性;到臨命終時,成為

習性的業力,自然起用而決定招感來生的果報。平時的修行是最重要,養成善業的習性,臨

終自然會因善的習性,而使業力向上。

3.隨憶念:生前沒有大善大惡,也不曾造作或善或惡的習性;臨命終時,最好能為他說法、念佛,說

起他生前的種種善行,使之憶念善行,引發善業感果。

 

、結語

《廣論》深信業果,是下士道的精華。詳述善惡業果的內容,唯有斷十惡業,才能不墮三惡道;行十善業,才能得人天果報。

下士道的意樂,不求現世,是求後世安樂,所以要把握因地。既著眼於因地,相對則看重未來。果是前世的因,因是後世的果;未來的果如何,端視現時所造的因,真要離苦得樂,就要從因地入手。

佛法建立在三世因果的基礎上;所有因果講的都是如是因、如是果;一切苦樂都是業力所感,善業生善果,惡業生惡果,這是總則。

苦樂受的種種差別,是來自善惡的種種差別;對如是因、如是果的決定相,能深切了解,則不被苦樂相所蒙蔽,就具備正見;所以正見被稱為「一切善法的根本」。

業能隨思心所而增廣,是心.所起的意志作用使然。微小的善惡因,能感廣大苦樂果,所以因與果無法相等。未造的業,不感果報;已造的業,不失壞,所以「縱經百千劫,果報還自受」。

 

《成佛》造作的業,雖然剎那過去,但業力一直存在,只要因緣和合,自然就招感果報。過去雖剎那滅除,但不是等於沒有;只是從現實存在,轉化為另一種形態,也就是另一種方式的存在。假使因緣不和合,業是永久存在,無論是經過百千劫,業力不會失去,還是會感果。

一切業都是不決定;一切業都有改善的可能性,只要能痛下決心,任何惡業都有轉重為輕或不定的可能。

眾生隨不同的業,招感生死果報;都是由於煩惱所引發,終究不出三界生死的繫縛,所以出世的三乘聖法,是要從根本上,消除生死的因;也就是依佛法修學,得清淨智,發天眼通,親自體證,實現佛法的大解脫。

依佛法深義說,身心活動顯現為生命的形態。當死亡時,身心剎那滅去,顯著的現在身心活動停止,而過去的身心活動不是沒有,是「業滅過去,功能不失」(生命的潛在力)。等到因緣成熟時,過去的業力,就再引發新的身心活動,開始另一期新的生命。

大乘法中,觀業性本空,能轉移懺除重罪,也就是修慧的意義。所以犯重惡業,不必灰心,應深切懺悔,修學佛法。約佛法說,過去的業力,在如幻的法性空中,不可說有時空的間隔,只要因緣和合,就能在另一時空,引發一新生命。

《菩提道次第廣論》下士道與《成佛之道》五乘共法的十業對讀

《廣論》於下士道中,從歸依,導入業果。說明業決定、業會增長、不作不受、作已不失的道理;再說明業果的修習,是實踐十善業,是藉十善業修習業果。論中詳說十黑業,再以「反之」之法,略說十白業。接續回到業果的主題,繼續就業果推演論述。

於十黑業中,說明一個業行,需具有事、意樂、加行、究竟等四相,就此四相作分析;以種種業行發生的可能性,說明「業」的形成狀況,再回歸到業果的主題上,就十業的輕重差別、具力業門、此等之果、餘業類別等分別說明。

宗喀巴大師於十業有不同於一般的見解:認為妄語、離間語、粗惡語都屬於綺語。又認為三毒中,貪的範圍廣;十惡業的貪,是由於經過反覆思維,然後決定「我一定要得到」,所以十惡業的貪,是強烈的貪。

達賴喇嘛在詮釋「顯十業道而為上首」作結語時,說明戒體是在「欲斷十黑業,立志行十善業」時產生。

 

《成佛》於五乘共法中,從六道輪迴,說明「勤修三福業,願生佛陀前」。從施福業論及戒福業,戒福業發軔於五戒,續說八支齋戒,再續說十善業,說完戒福業接續再說定福業。

佛法所說的善業不可勝數,而最根本重要的,莫過於十善業。就十善業的內容,對應生活層面作講述,導向人間的德行。

十善業為人天乘的基礎,菩薩戒也以十善業為本。能行利他的菩薩,是眾生的榜樣;為實踐利他,要嚴守十善業。諸佛的成佛,是修持十善業而來,所以十善業亦即為菩薩的淨戒。

 

《廣論》以圓滿業行的四相說明十惡業;而《成佛》則直說十善業:

  1. 殺生

    (對象):其他有情。

    意樂(想、動機、煩惱):作有情想。欲殺害。由瞋圓滿。加行(作者、方法):自作、教他作。兵器、毒藥、下蠱、詛咒。

    究竟(圓滿):先己而死。

  2. 偷盜

    (對象):他人之物。意樂(想、動機、煩惱):作他人之物想。他人未許,令物離彼。由貪圓滿。

    加行(作者、方法):自作、教他作。以力劫奪或暗中竊取。

    究竟(圓滿):生得物心。

  3. 邪行

    (對象):所不應非行[12]

    意樂
    (想、動機、煩惱):於彼作彼想,無誤想。欲不淨行。由貪圓滿。加行(作者、方法):自作、教他作。邪行。

    究竟(圓滿):兩兩交會。

  4. 妄語

    (對象):與見聞覺知相違。意樂(想、動機、煩惱):於所見者變想不見,於未見變想見者。欲隱藏事實、顛倒了解。由三毒圓滿。

    加行(作者、方法):說假話或沈默、點頭,令人誤解。

    究竟(圓滿):對方了解。

  5. 兩舌

    (對象):不論和對方和睦與否。意樂(想、動機、煩惱):於所見者變想不見,於未見變想見者。欲分離人。由三毒圓滿。

    加行(作者、方法):挑撥離間。

    究竟(圓滿):對方了解。

  6. 惡口

    (對象):令己起瞋之有情。意樂(想、動機、煩惱):於所見者變想不見,於未見變想見者。欲粗惡語。由瞋圓滿。

    加行(作者、方法):說粗惡語。

    究竟(圓滿):對方了解。

  7. 綺語

    (對象):無意義言。意樂(想、動機、煩惱):自己想講、自言自語,對方未必聽到。欲無意義語。由三毒圓滿。

    加行(作者、方法):說無意義語。

    究竟(圓滿):無意義語畢。

  8. 貪欲

    (對象):他人財物。意樂(想、動機、煩惱):明知非我所有。欲令其物屬我。由貪圓滿。

    加行(作者、方法):反覆思索,增長貪心。(貪五心相)[13]

    究竟(圓滿):令他人財物歸屬於我。

  9. 瞋恚

    (對象):令己起瞋之有情。意樂(想、動機、煩惱):有傷害的對象。欲損惱他人。由瞋圓滿。

    加行(作者、方法):反覆思索,增長害心。(瞋五心相)[14]

    究竟(圓滿):做出傷害的行動。

  10. 邪見

    (對象):現實存在之物。意樂(想、動機、煩惱):於所謗事作諦實想[15]。欲毀謗。由癡圓滿。

    加行(作者、方法):反覆思索,增長謗心。(癡五心相)[16]

    究竟(圓滿):對毀謗內容生起決定。

     

    《成佛》

    莫殺:殺人罪最重;若自作,若教他作,見作隨喜,各有重罪。

    勿盜:即「不與取戒」。凡於有主物,竊取、強奪等即犯盜戒。

    勿邪淫:夫妻以外的性關係,是國法、眷屬所不許。

    勿作虛誑語:即「不妄語戒」。為利己害人,說不真實語。以未證而言證,是最大妄語。

    不兩舌:即「離間語」,挑撥離間,成為怨家,故應說和合語。

    不惡口:不說粗惡語,使人恚惱憤怒而不安,故應說愛語。

    不綺語:不言不及義,染著意念,故應說利益身心語。

    離貪欲:無貪求而欲歸於自己的意念,能安於平淡生活(知足少欲);應離去所有的貪欲心。

    離瞋恚:不起瞋恚心,不作不利他人之事;應離去所有瞋恚心。

    離邪見:遠離撥無因果的邪見;應滅邪見。離邪見即正見:善惡業報、前生後世、凡夫聖人。

遇到殺生、偷盜、邪淫等因緣,透過思維過患,刻意阻擋防護,而構成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的善業。其中經過辨別善惡的過程,如上所說的事、意樂、加行、究竟等四相。

事、意樂、加行、對治力、邪執[17]等五條件顯示十惡業的輕重。如圓滿的殺業,隨著五條件的差異,分成重、中、輕的殺業。十惡業依事與三毒,隨其惡業輕重,感生三惡道。

由十善業生起出離心,但未具大悲心,依他人言教修習,得聲聞果。對生死怖畏,善修緣起,自己覺悟,得獨覺果。由大悲心滋潤的十善業道,能成就一切遍智。

[1]不是自己的上師,然於平時對自己也有所教導。

[2]佛的智慧

[3]世間八法:利、衰、毀、譽、稱、譏、苦、樂。

[4]如投生人道,是善的引業。然人多貧病交迫,則是惡的滿業所造成。或投生畜生道,備受主人照顧,生活優渥,則是善的滿業所造成。

[5]作業:動作的形成。

[6]華報:如植物結果前的開花,就是指業力太重,對現有的報體,於受報前或受報後,引發相對的影響。

[7]「所不應非行」:一切不應作為行淫對象的婦女,男人及非男非女(黃門)。

[8]圓滿十惡業道中的貪,還要具五種心相:一是耽著心,二是貪婪心,三是饕餮心,四是謀略心,五是覆蔽心。

[9]圓滿十惡業道中的瞋,還要具五種心相:一是憎惡心,二是不堪耐心,三是怨恨心,四是謀略心,五是覆蔽心。

[10]所謗者:無三寶、謗無業果、謗無前世後世。

[11]圓滿十惡業道中的癡,還要具五種心相:一是愚癡心,二是暴酷心,三是越流行心,四是失壞心,五是覆蔽心。

[12]事:對象。意樂:造業時的心理狀態。加行:造業的方式。對治力:平時是否修持對治。邪執:由邪見而造業。

[13]造業時的心理狀態。

[14]四力:一是破壞力,二是對治力,三是遮止力,四是依止力。

[15]加行:造業的方式。

[16]暇滿:遠離八無暇和具足十圓滿,指學佛的善緣條件。

[17]表業無表業身、語的動作,由業引起動能——表業與無表業。依佛法說,一切都是生滅無常,剎那就過去;業已剎那滅而過去,怎能招感後果?業,是為善為惡的行為(表業),又從善惡行為而引起的潛力(無表業)。因業力的積集,苦果就從業力而集起。「業集」是因為眾生內心的不良因素,煩動惱亂,才有業的集起。

· ·

<<

>>

Theme Design by devolux.nh2.me